世界杯官网

卢旺达大屠杀10年祭

1994年4月6日,由胡图族士兵组成的总统卫队杀害了卢旺达女总理和3名部长。在此后3个月里,先后约有100万人被杀。10年过去了,这沉重的历史卷宗里还是难以掩盖那浓浓的血腥,一条通往非洲大陆的和平之路还是那么泥泞.

– 1994年的内战和种族屠杀给卢旺达带来了巨大灾难,大批劳动力丧失,国家经济处于崩溃边缘。人口结构产生了很大的变化,全国14岁以下的儿童约占总人口的40%,许多妇女成为寡妇,至今仍有大量逃亡邻国的胡图族极端主义分子渗入邻近国家,给这些国家的安定带来负面影响。

早在惨案发生之前,有人向联合国提出关于卢旺达可能发生部族屠杀的报告,但未能引起足够的重视。事发后,联合国曾与10多个国家协商出兵卢旺达事宜,也未能成功,从而丧失了防患于未然的机会。

1994年4月6日,卢旺达总统胡图族人哈比亚利马纳的座机被导弹击落,机上人员全部遇难。该事件成为导火索,在卢旺达全国范围内引发了胡图族人针对图西族人的血腥报复。 [详情]

历史上,西方殖民主义者对卢旺达实行“间接统治”和“分而治之”:先用占人口14%的图西人统治占人口85%的胡图人,后又利用胡图人反对图西人并统治图西人,导致先后发生4次大规模部族.使先前原本和睦相处的两部族反目成仇。[详情]

作为非洲人口密度最高的国家,卢旺达许多农民无地可种,难以谋生,在此情势下,流亡国外的难民大批量要回国,而国内居民又担心危及自身生存而反对,也导致了社会矛盾的激化。[详情]

1990年10月,西方以停止经援相要挟,迫使当时的总统宣布实行多党制和西方式的民主,并于1992年4月吸收反对党组成多党联合政府。勉强移植的西方多党制民主模式,使政府的施政能力被大大削弱,各类矛盾加剧,全国局势早已近于失控状态。[详情] [评论]

门人默默地带着我们穿过以前的办公楼,他打开了一扇门,一幅我从未经历过的震撼、恐怖的景象呈现在面前:房间里密密麻麻地摆满了干尸!

有的尸体残缺不全,有的头骨或其他部位有很大的窟窿,有的张大嘴巴,好像发出无言的呼喊。赛义德指着一具尸体的腿部说:“你看,这个大洞是用砍刀砍出来的!”他又指着一具小孩的尸体,非常愤怒地说:“许多孩子是被活生生往墙上摔死的!”[详情]

由于卢旺达人生活比较贫困,故一般人得了疟疾后,就只有面朝下趴在草地上,让太阳烤,或是找我们中国人要一盒清凉油含在嘴里。清凉油在卢旺达人眼里是“圣药”,能治百病,故不论哪里不舒服,都用清凉油。[详情]

每当战争结束的时候,通常是由联合国来保证向和平过渡,而和平使者就是广为世人熟悉的联合国“蓝盔”维和部队。然而,并非所有的联合国维和部队都能保证和平。联合国女官员琳达-波尔曼亲历了1995年卢旺达图西族军队当着联合国维和部队的面屠杀4000胡图族难民的恐怖一幕,而身为“蓝盔”的联合国维和部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难民们惨遭屠杀却无能为力!即将于5月出版的《不可能的任务》一书有史以来首度披露了联合国维和部队在某些情况下如何无奈的惊人内幕。英国卫报刊出了该书的部分章节。

在山间这块相当于三个足球场大小的平地上居然挤着15万的胡图族难民!更令人震惊的是,当我终于找到这群难民的时候,他们已经在这块平地上呆整整60小时了….[详情]

屠杀准备行动早已开始了,即便总统座机没有被击落,种族清洗行动迟早也是要爆发的。

即使到今天,也没有人知道谁点燃了导火索。1994年4月6日,一架载着卢旺达胡图族总统哈比亚利马纳和布隆迪总统的座机被两枚火箭弹击落,机上人员全部遇难。几个小时后,种族屠杀开始了。[详情]

卢旺达没有多少家庭有电视机,收音机是人们获取资讯的主要来源。在一百天的大屠杀中,该电台每天号召到哪里寻找和杀死图西族人和温和派胡图族人。大屠杀使一百多万人遭杀戮。卢旺达人称该电台为“大砍刀电台”。[详情]

1994年4月到7月,非洲小国卢旺达发生了持续三个月之久的种族灭绝大屠杀,该国80万人在大屠杀中丧生,100多万人流离失所。据英国媒体3月31日报道,最近解密的美国政府秘密文件披露了一个尘封10年的惊人秘密:克林顿政府对卢旺达发生的种族灭绝悲剧了如指掌,但是为了其国家利益,却一直对这个消息进行了严密封锁。[详情]

纳希马纳、巴拉亚戈威拉同尼格兹合作用控制的电台和报纸,在1994年的卢旺达种族屠杀中煽风点火,操纵新闻报道,制造仇恨和暴力气氛,挑起种族屠杀。尼格兹在种族屠杀前撰文说:“让一切郁积的爆发出来吧……在这样一个时刻, 鲜血将滚滚而出。”[详情]

为了反思过去、警示未来,联合国大会已将每年的4月7日定为“反思卢旺达大屠杀国际日”。卢旺达总统卡加梅今年2月宣布,在大屠杀10周年之际,将举行全国性纪念活动。

在大屠杀发生後的10年里,卢旺达一直在反思历史,对大屠杀参与者进行追捕和审判。联合国也在坦尚尼亚设立了卢旺达大屠杀特别刑事法庭。但由於卢全国有10多万人涉嫌参与或策划了大屠杀,法庭调查取证工作旷日持久,审判工作进展缓慢。鉴此,政府不得不采用一种特殊的社区审判程式来处理嫌疑人,并已取得一定成效。[详情]

安南承认在1994年卢旺达种族大屠杀上联合国的失败,并呼吁吸取既往的教训,在卢旺达种族大屠杀10周年之际,许多国家和国际组织的领导人都承认,未能阻止屠杀是整个国际社会的耻辱。今年1月在斯德哥尔摩举行的国际会议上,许多领导人都表示了阻止悲剧重演的决心。[详情]

对尤金尼亚而言,孩子的降生并不意味着爱,有的只是苦涩和屈辱。她的怀孕,有一种专门的称呼,叫做“战争之孕”。在1994年的卢旺达种族大屠杀中,尤金尼亚是25万名被胡图军人的图西族妇女之一。她在三年的军中中活了下来,并生下了一个男孩。根据受害人组织提供的一份数据显示,大约有1万名孩子是在这种情况下出生的。在十年前的大屠杀中,大约有80万名图西族人和一部分胡图族人在100天内被杀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