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圭vs韩国

駐韓美軍生物實驗“神”操作:藏貓膩曝丑聞惹眾怒

4月10日下午,首爾龍山美軍基地外傳來人們的抗議聲。由韓國多個市民團體組成的“2022年全國美軍基地自主和平遠征團”舉行抗議活動。這一天,正是《禁止生物武器公約》開放簽署50周年紀念日。

過去一周,這支“遠征團”從濟州島啟程,途經釜山、星州等美軍基地及設施所在地,反對美國在韓部署軍力,要求關閉駐韓美軍生物實驗室。

最諷刺的是,美軍以西方神話角色名作為在韓生物實驗計劃的代號,而一系列“神操作”連曝丑聞,激起巨大民怨。請看新華社記者從一線發回的報道——

“這麼危險的(生物)實驗,憑什麼不放在美國做,而要跑來韓國?”5日下午,釜山港第八碼頭美軍基地外,“遠征團”手持標語吶喊抗議。

“遠征團”聯合團長李長熙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表示,美軍在韓國進行過多達16次生物實驗,包括將炭疽杆菌等樣本運送到韓國境內,公然違反《禁止生物武器公約》。“炭疽杆菌極為致命,釜山港第八碼頭附近是人口稠密地區,一旦發生外泄,將對當地造成致命影響。”他憤怒地說道。

“根據《駐韓美軍地位協定》,美軍相關物品進入韓國境內時可以不受韓國海關有關規定限制。美軍選擇在韓開展實驗就是因為他們清楚知道這一點。”李長熙對記者剖析道,“但危險生物樣本送到這裡,相關活動就已違反韓國《傳染病預防法》等法律法規。”

抗議人群中不乏年輕人的聲音:“我們要求這些實驗設施必須從韓國消失!”來自釜山的大學生崔原碩說:“美軍實驗項目負責人曾對媒體表示,因為韓國是對美‘友好’國家,才選擇在韓開展相關實驗。這也太看不起我們韓國了吧?”

首爾大學獸醫專業教授禹希宗在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介紹說,“朱庇特”項目是美軍生物武器尖端監視體系,於2013年至2018年在朝鮮半島展開。

前期美方一直秘密執行這一計劃,直到2015年發生美軍向韓境內“誤送”活性炭疽杆菌事件,這一計劃才浮出水面,在韓國掀起軒然。

據韓聯社2015年4月報道,美國陸軍埃奇伍德化學生物中心通過聯邦快遞公司向韓國京畿道烏山美軍基地寄送標注“已滅活”字樣的炭疽杆菌樣本,但運輸物品詳情未向韓方通報。同年5月,美國國防部承認“炭疽烏龍”事件,軍方實驗室將沒有妥善滅活的炭疽杆菌樣本誤寄多地,包括駐韓美軍基地。

根據韓國國防部與駐韓美軍2015年底公開的信息,從2009年至2015年,美軍曾數次將經過滅活處理的炭疽杆菌樣本運送到韓國,並進行過16次實驗,還引進過一次鼠疫杆菌。

“朱庇特”項目曝光后,美軍不但沒收手,反倒更加明目張膽。2019年12月,韓國國防部和駐韓美軍司令部宣布,將在釜山港第八碼頭美軍基地內實施“朱庇特”后續項目,代號“半人馬”。

禹希宗介紹說,美國巴特爾紀念研究所負責運營韓國境內“朱庇特”項目,該機構曾參與在格魯吉亞境內生物武器實驗室項目,被曝出過致死數十人的丑聞。如今,更令他深感擔憂的是,美方計劃將“半人馬”相關實驗項目持續至2026年,而巴特爾紀念研究所近期還為此項目招兵買馬。

禹希宗強調,這些實驗設施與推動朝鮮半島和平並無關聯,完全是為美軍自身利益而設立,違反聯合國《禁止生物武器公約》,在韓國的存在是“完全錯誤”。

“一邊以同盟國相稱,一邊秘密設置危險設施是非常錯誤的行為。”他說。“韓美應該對《駐韓美軍地位協定》中的不公平內容進行協商,讓韓國政府至少能夠掌握運入韓國的美軍物資情況。”

2020年10月,共同民主黨國會議員李在汀透露,據韓國疾病管理廳提交的資料,美軍曾在2017年11月、2018年10月和2019年1月向釜山港第八碼頭、群山、烏山和平澤美軍基地等地運入數百瓶肉毒杆菌毒素、蓖麻毒蛋白、葡萄球菌類毒素等,每瓶內含有2納克的微量物質。

對此,禹希宗說,“這就是美國將韓國當作生物武器開發實驗場地的証據,我認為需要聯合國安理會展開調查。”

他進一步質疑說,滅活樣本實驗犯不上美方動用“朱庇特”“半人馬”等強大的尖端體系,也不會讓美方投入巨額預算,而如果是活樣本,2納克微量也是劇毒。

不少韓國民間團體近年來多次舉行抗議活動,呼吁全面修改《駐韓美軍地位協定》或廢除部分條款。李長熙說,為控訴和制約美軍違法行徑,韓國市民團體已多次向有關部門舉報、向地方法院提起訴訟,卻至今無果。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